弥恋官方app下载

听到董琳琳这话,林涛忍不住满面无语。

“好了,好了,不提这事。”

摆了摆手,林涛扭头问道:“我不是之前记得说病好了之后,要去国外学油画吗,怎么现在还要搞投资?”

“这有冲突关系吗?我总得赚钱吧。”

“这事找我啊,多简单的事。”林涛说着,瞥了瞥嘴,在董琳琳一脸怀疑的目光中道:“知道我那医馆现在都是我一个人收拾,忙死我了,去我那边上班,我每个月给开一万工资,怎么样?”

“一万,真高啊!”

林涛嘴角忍不住抽了抽:“嫌钱少直说呗,这嘲讽算哪门子事?”

低下头,从口袋掏出掏出小瓷瓶扔给董琳琳:“给,自己去抹药吧,每天一次,伤口上均匀涂抹,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,大概半个月左右,疤痕就能彻底清除。”

“现在要干什么?”

“我?我当然回医馆了,不去帮忙,我一个人整理那么大一家医馆我容易嘛我。”

“先坐下!”

说着,董琳琳伸手拍了拍她身旁的座位。

甜美清纯女孩手捧鲜花魅力无限

林涛愣住了。

看了看董琳琳,在看看座位,然后一屁股坐下:“有什么事直接说吧。”

“看夕阳!”

“然后?”

“没然后了!”

“逗我啊?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一大忙人,一秒几十万上下的时间,陪看夕阳,开什么玩笑……”

“坐下!”

听着董琳琳略显低沉的声音,林涛眼观鼻,鼻观心。

然后安安稳稳,端端正正的坐下,扭头望向远方残阳如血:“有事就快说吧,别和我打哑谜了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董琳琳的脑袋便靠了过来。

这一下,林涛端正的坐姿,更加端正。

整个人身体肌肉处于一种高度的紧绷状态。

内心则在忍不住吐槽道:“三十好几的老阿姨了,怎么还和十几岁小姑娘一样,玩这一套,几个意思?”

左思右想,林涛忍不住轻咳一声:“小心点,别把脖子伤口给搞崩裂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董琳琳没有开口说话。

林涛却感觉气氛有些太过尴尬。

说到底,自己一个有妇之夫,和一个不是妻子的女人以如此暧昧的姿势看夕阳。

貌似有些不太合适吧?

盯着夕阳,林涛动也不敢动一下:“那个,问个事……”

“安静一会行不行?”

听着董琳琳那柔弱的声音。

林涛十分费解:“不是安静不安静,知道,我现在正处于离婚档口,这要是被私家侦探拍下来,我可就分不到多少家产,这叫婚内出轨……干什么?”

林涛话还没说完,董琳琳猝不及防一推。

幸好练武之人,一下被推出去的林涛脚下踉跄,险些一个狼狈的狗吃屎趴在地上:“董琳琳,有病啊,干什么?”

“滚!”

“行,行,我滚,我滚,明天我也不来给扎针了,自己给自己赶紧准备墓地吧,家有钱,上风上水,人生后花园,墓地CBD的那种。”

恶毒吐槽着,林涛一扭屁股,转身就离开了。

两分钟后,原本已经消失在下山台阶上的林涛又调头回来了。

董琳琳靠在椅子上,目光温和的盯着夕阳之余,扭头看了一眼表情严肃的林涛:“还要干什么?”

“问个事。”

“说!”

“之前第一次给治疗时,在家浴室里发生的那个误会,是不是处心积虑的谋划……哎,这人,能不能好好说话。”

林涛又一次话没说完,董琳琳面色一冷,抓着凉亭茶几上的水杯,便向林涛脸上砸去。

于是,林涛只能又一次乘兴而归,败兴而去。

悻悻然的离开,顺便去远处凉亭与胡名臣父女打了一个招呼之后,便转身离开疗养院,返回市区的济世医馆。

他没有骗董琳琳。

医馆不小,需要整理的东西不少。

他是真的很忙。

一直忙碌到天黑十分,新民路上已经没有什么人影了,林涛这才关上门,出去吃了一顿晚饭之后,重新回到医馆内自己的卧室单间。

洗漱上床,打开手机。

一看时间已经十点多。

林涛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骚扰一下董琳琳,结果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。

宋情打来了电话。

“刚刚我们监听到了汪紫然和他男朋友的通话讯号。”

接起手机,就听到宋情劈头盖脸来了这么一句。

林涛当下有些错愕:“那们追踪到汪紫然电话信号的定位了吗?”

“……北郊鑫和花园!”

宋情犹豫着报出了一个地址之后,不忘补充道:“别给我们警方捣乱。”

说完,电话挂断。

而坐在床上拿着电话的林涛则有些匪夷所思。

在这种狼狈隐匿时刻,汪紫然寂寞孤单给男朋友徐冉打电话不奇怪。

但是从徐冉哪里得知消息之后,这么快就追查出了汪紫然的踪迹,这让林涛感觉有些奇怪。

“太轻松了吧?”

若汪紫然只是一个普通犯罪分子,林涛还不惊讶。

可这牵扯的是东瀛间谍案子。

怎么想,林涛怎么感觉不对劲。

可偏偏,整个过程合情合理,完全说得通。

“那就当做一个巧合吧。”

心中想着,林涛连忙拿起衣物穿上,匆匆离开医馆,一路走出新民路之后,拦下一辆出租车。

林涛直奔北郊的鑫和花园。

无论是不是有诈,他都得去看看。

汪紫然太重要了!

她的消失,给林涛内心留下了太多的疑惑。

……

晚上十点五十分左右。

在林涛的催促之下,出租车一路来到了北郊鑫和花园之外。

林涛没有急着下车,而是皱眉看了一眼小区正门那零零散散的警车,还有大量极为专业的便衣警察之后,摇了摇头:“师傅,调头去金河路!”

与此同时,在鑫和花园三单元二层!

伴随着电锯带来的一声刺响。

嘭!

一名手持盾牌的防爆警察,一个飞踹,直接把门锁已经被破坏的防盗门踹开。

当下,七八个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呼啦啦一窝蜂的冲入屋内。

短暂的一分多钟之后,站在门外走廊内,身穿防弹衣的宋情听到了对讲机里传来的声音:“没有发现嫌疑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