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提子视频app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宇文皓坐在椅子上,抱着头想了一下,抬起头还是一脸的茫然,然后伸手拉住元卿凌的手,元卿凌挣开,他严肃地道:“别闹,牵着你的手,我能平静心绪,才能慢慢地想起来。”

元卿凌只得任由他握住手腕。

过了一会儿,她问道:“想起来了吗?”

宇文皓惆怅地道:“可能抱着会更好一点。”

“你……”元卿凌怒了,“你认真一点可以吗?”

宇文皓眸子凌乱,“我很认真了,但是这脑子就像是堵着一团棉花,无处入手。”

“你再想想,褚首辅的手中,衣裳,头饰,或者是其他……”元卿凌提醒。

“衣裳……衣裳,”宇文皓猛地抬起头,“仙鹤,对,是那衣裳,那仙鹤是会动的,嘴里发出哒哒哒的声音。”

元卿凌明白了,对徐一道:“拿一瓶酒,再抱一只鸡进来。”

徐一转身就去,一会就先拿了酒回来递给元卿凌,元卿凌对宇文皓道:“一口气,喝半瓶,有个半醉就行。”

宇文皓问道:“为什么要喝酒?”

清纯美女冬天在北京小巷街唯美特写

“喝!”元卿凌不解释,只重重下令。

宇文皓接过酒,仰起头咕咚咕咚就喝了半瓶,“没怎么醉。”

“才喝下去,等一下,到躺椅上半躺下来。”元卿凌道。

宇文皓走直线过去,躺下去的那一瞬间,头就有点晕乎了。

徐一从厨子手中抢了一只即将上断头砧板的鸡,蹬蹬蹬地就跑。

元卿凌让他抱着鸡在胸口,走向宇文皓,鸡受惊,发出咯咯咯的声音。

宇文皓眼前一阵阵眩晕,尤其觉得那鸡叫的声音特别的刺耳,不由得闭上了眼睛。

元卿凌抚摸着他的额头,轻声道:“放松身体,放空思绪。”

宇文皓整个身子沉了下去,放松。

“你回到前天的衙门偏屋里,你在睡觉,睡得迷迷糊糊的,很困,很困,很困,忽然有人敲门,你醒过来,有些生气被人打扰,但是还是把门打开,这个时候,你看到……”

两天前。

宇文皓睡眼惺忪地看着褚首辅和褚明阳,“是你们?”

褚首辅走了进来,外头的冬阳照进来,有些刺眼,他退后一步,眼睛花了花,见褚首辅的胸前似乎有些异样,他看了几眼,衣裳的上的绣仙鹤竟然动了。

他觉得脑子有些沉,揉了揉眉心,“褚首辅突兀来访,有什么事?”

褚首辅却退开,褚明阳上前看着他,“王爷,还记得我在水榭旁边跟你说的话吗?”

“什么话?”宇文皓坐在了椅子上,人有些眩晕,心里有异样的感觉。

“我说,”褚明阳慢慢地走过来,蹲下在他的身边,双手就放在他的膝盖上,“我说我要嫁给你。”

宇文皓觉得困,闭上眼睛,但是不忘记把她的手移开,“别碰本王,自重。”

褚明阳的手慢慢地从他腹中移上去,解开他的腰带,柔媚一笑,“自重?若自重,我便成了纪王的侧妃了,你真的愿意这样吗?”

她压下来,唇印在了他的脸颊上,移到耳垂,“皓哥哥,你是我的,你知道吗?”

他的呼吸渐渐急促,倏然,一手拉住了褚明阳的头发,猛地睁开眼睛,厉喝一声,“滚!”

褚明阳眼底有阴鸷桀骜之色,变了脸,“你是喜欢我的,何必抗拒?”

那种唧唧哒哒的声音,不绝于耳,他眼皮都睁不开了,但是,危机感在脑子里形成了一道电光,迫使他不得不努力地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褚明阳,不许她再碰触。

那边的褚首辅走过来拉开褚明阳,摇头道:“不行,他抗拒得很厉害,走吧。”

褚明阳看着他,不甘心,但是旁边的人一直在拉,她悻悻地道:“我不会放手的。”

褚首辅慢慢地上前,撕开了面具,露出一张满是皱纹的脸,像极了鸡屁股,她微笑,“王爷,今日冒昧打扰了,取王爷一件信物给二小姐作为定情信物,二小姐静待王爷来娶。”

说完,伸手拿了宇文皓腰间挂着的玉佩,而褚明阳则摘下了一边耳环,放入了他的锦绣荷包里。

唧唧哒哒的声音,不绝于耳,他站起来,打开门,送了两人出去,回去,继续躺着。

宇文皓陡然睁开眼睛,眼前一阵亮光。

看到元卿凌,徐一,汤阳还有阿四,他忽然坐直了身子,取出荷包把里头的东西都倒出来,果然看到一枚珍珠耳环。

他牙齿都快咬断了,他娘舅的,他被一个女的算计了,还轻薄了。

他看着元卿凌,举起双手发誓,“那天,我绝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。”

徐一笑道:“知道,方才您都念出来了。”

元卿凌奇怪地道:“褚明阳为什么要这样做?嫁给纪王,是她自个愿意的啊,为什么反悔?又为什么要有这府衙里的一幕?”

宇文皓站起来,一张脸冷得跟寒冰似的,“与其在这里猜测,还不如直接上门兴师问罪。”

汤阳一怔,“这不合适吧?”

“汤阳,带上人证,去给褚首辅讨个说法。”宇文皓冷冷地道。

元卿凌一下子站了起来,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了。”

汤阳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元卿凌看着宇文皓,“记得你跟我说过什么吗?在护国寺回来,你说,太上皇属意你,我发现这褚首辅其实是听太上皇的意思的,所以是不是褚明阳发现褚首辅其实也是属意你而不是纪王?所以她原先同意嫁给纪王,可察觉了她祖父的心思之后,她改变主意了,但是之前提出两次要嫁给你为侧妃都被否决了,喜嬷嬷更是去找了褚首辅,让他打消念头,所以,循正常的途径,她是不可能嫁入楚王府,她必须用这种手段,因为,这种手段是有成功的前例在,那就是我。”

宇文皓看了她一眼,“本王不可能连续两次中同样的阴谋。”

“所以,你看着办。”元卿凌示意墙上挂着的长剑。

宇文皓拂袖出去,“徐一,汤阳,跟本王来。”

阿四追了出去,“我也想去。”

元卿凌安然坐下来,揉揉太阳穴,真是一地鸡毛。

希望,这一地的鸡毛,今天转移到褚家那边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