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综合在线无播放器

中州道宗。

萧炎作为道宗圣人正在主持道宗运行。

最近这段时间里,道宗的事务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,萧炎的能力是真的不错。

看起来颇有些不凡。

江缺淡淡地看着这一切,神色不禁有些满意起来,“这小子还真是不错,道宗已经被他管理得井井有条起来,不错。”

他觉得这很美好。

江道宗交给萧炎管理一点没错,这小子真的能管理好,也算是对得起他了。

如果萧炎此刻知道江缺的想法,不知会做何感想呢。

反正应该会觉得很无奈吧。

毕竟管理道宗的事务后,萧炎已经无限压缩自己的修炼时间了,比起药尘他们来都要落后不少。

这便是代价。

此番。

长发及腰气质美女粉色连衣裙可爱圆脸优雅写真图片

他在看到江缺那白衣锦袍的身影出现后,萧炎便迎接过来,“师父,你回来了,快里面请。”

“嗯。”

江缺随意地点点头起来。

萧炎却看到江缺身边那如同被奴隶一般的魂天帝,一身黑衣装扮,看起来毫无精神可言。

“这难道也是一位大佬?”

萧炎心中暗暗地想着,“此前师父就寻找来丹塔老祖和江焱那样的不正常强者,说不定眼前这个黑衣人也是某个大人物?”

虽然看起来这黑衣人只是个普通至极的存在,但鬼知道他们究竟都有什么手段。

搞不好就有些特殊本事。

他大概是没想到,这黑衣人赫然就是传说中的魂族族长,魂天帝。

曾经不可一世的绝代存在,曾经威力无边的超级强者,一个谁都招惹不起的强大存在之辈。

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之辈。

他的实力绝对强得离谱。

不过这些萧炎是不知道的,他也没想那么多,只是问道“师父,他是……?”

江却随口道“你不用管,去忙你的吧,此人我会带在身边。”

“是。”

萧炎应声下去,也没多问什么。

魂天帝做梦也没想到,道宗竟然会在这么一个神异的地方,并且一路进来见到不少神异手段的人。

无论是各种飞天之术,还是各种神通遁法之道,对于魂天帝来说都是一个巨大冲击。

他怎么也想到天下间竟然还有这种恐怖的存在,如此神通是人能施展出来的吗?

反正斗气的修炼者不会有如此神异手段。

什么悄然消失,又突兀地出现。

各种遁法、神通、变化等等之术,在魂天帝看来都显得很神奇。

有点不凡。

只是。

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

魂天帝突然暗暗地苦笑起来,“即便是这人口中的仙道很神异,即便是此道远远高深于斗气修炼之道,对于我来说依然很遥远。”

同样也与自己无任何关系。

他魂天帝如今已成为别人的阶下囚,一身修为被废,加上还有魂族牵扯着的深仇大恨,更是让他心中恨透了将却。

即便是万般羡慕不已,但心头也确实是怒火中烧,他也确实是万般愤怒不已。

凭什么你江缺就可以为所欲为,就可以把他们魂族打杀干净。

“任你让我看遍无尽好处,我魂天帝也绝对不会原谅你,那深仇大恨永远也不可能消弭的。”

仇恨积压太深,不可能就这样消散。

他那些族人不能白死。

“只要我不死,终有一日我会为他们报仇的。”哪怕是此刻魂天帝的心里也是如此地想着,他迟早要为魂族那诸多子子孙孙们报仇雪恨。

——即便他如今修为被废,还成了阶下囚。

“但只要我不死,就还有希望和机会。”

魂天帝心里明白得很,自己不死就有恢复之机,自己终有一日会成功的。

前提是一直不死。

如果哪一天死了,或许也就一了百了。

回到道宗后,江缺待了好几日功夫,而这几日的时间里魂天帝算是见识过道宗的神奇了。

各种神秘莫测的神通法术,各种修行有成的怪异之人。

因为他魂天帝修为被废,如今也只如一普通人一般,便没有人能够知道他们的存在。

便宛如一个普通人一般。

道宗上许多人都待他很平淡,或许知道此人是江缺带回来的缘故,所以谁都没有多说什么。

江缺面色平静得很,这几日都在给萧炎讲道,以提升萧炎的实力。

事实上在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后,他就着手在安排、布置此事。

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。

“仙道的种子彻底开始在斗气大陆上生根发芽了。”看着道宗上那些不停地在演练法术神通的人,江缺脸上不由露出深深笑意来。

他万般高兴不已。

今后别人提及仙道的时候,他江缺的名讳就必然会在上面。

也算是有所收获吧。

他江某人修行这么多年,总得留下点什么,也总得放下点什么。

“道宗,这里还真是一个世外清修的好地方,如果没有一身压力,如果我魂天帝一开始就是孜然一身,或许我真的就会来这里修炼。”

魂天帝心中暗道“经过这几日的时间来看,这里的人是真的有大本事之辈,我所不如也。”

只是,即便是再怎么这般想,他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他心系魂族,心系斗帝之尊。

所以他魂天帝心怀巨大仇恨,滔天恩怨纠葛,那万般血海深仇,绝对不是看一看区区道宗就可以解决。

所以他有点不明白江缺的想法,叫他看这些又有什么用。

冷然的神色依旧漠然不已。

这几日来。

回到道宗的江缺除了指点萧炎修炼外,还在继续修炼,继续修行大道。

魂族已经解决了,接下来就是古族了,“只是古族可能不太好解决,毕竟萧炎和那古薰儿之间有些感情纠葛。

再怎么着我也是萧炎那小子的师父,不能不顾他的感受。”

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,也万般理解。

金帝焚天炎确实不错,他也确实想要得到,所以很有必要借助萧炎的手去古族。

但怎么操作法,这几日里他都在认真思考,似乎还没有头绪。

魂天帝脸色依旧冷然着,他并没有给江缺好脸色看,或许在他看来,江缺永远都是他魂天帝的生死仇寇。

“我绝不会妥协,绝对不会的。”魂天帝喃喃自语道“我是魂族族长,我更是一个半帝的存在,你杀了我魂族几十万族人,杀得血流成河,这笔账我绝对不会放过!”

他又不是傻子。

况且,他魂天帝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。

这一日。

江缺目光灼灼,看向魂天帝道“这些时日来,你可有感受到不同之处?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魂天帝淡淡道“我如今只是一个废人之身,肩负着深仇大恨,滔天血海之仇,要看你这仙道的繁华又有何用?”

他已经心如死灰一般,阴沉落寞。

面色冷然得很。

他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,仇确确实实是有,但不知该如何报。

江缺的强大让魂天帝望尘莫及,恢复修为之说仿佛也无从谈起。

不,应该是完没有机会。

江缺那一身恐怖的实力让他感到无奈,他阴沉难看,继续说道“未来仙道必定发扬光大,成为代替斗气的一种修炼之法,但是你觉得这些与我何关?”

他老到得不到。

他甚至连报仇都没机会。

“不错。”江缺点点头,道“你确实没有机会,本座之所以废掉你的修为,之所以不杀你,还留着有用之身,便是要让你好好看看,之前你若主动站出来臣服本座,就不会有后面这些事。”

一切的恩怨都是你魂天帝自身的错。

此恩怨难消。

魂天帝的才情无尽,他自然觉得应该让这位不可一世的人看看,他所追求的斗帝只是修行上的一个普通境界。

仙道的磅礴发展,便要冲破以前的斗帝桎梏。

因为仙道和斗气之道不一样。

这是一个特别的修行之法,如果能够彻底度化魂天帝,或许对于道宗来说有无上好处。

什么是修行。

汲取天地灵气为己用,便可以成仙成神。

可惜。

这魂天帝没有机会了,一辈子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一切皆休。

江缺淡淡地说着话,“老魂啊,也不是本座不给你机会,实在是你魂族这么多年做得太过分了。”

魂天帝“……”

他一脸惨白,江缺的话让他面色冷然,心头好不害怕。

原来这人打的是这般主意,他真的是没想到。

江缺冷着目光,继续说道“本座修行多年以来,自创建道宗后,你便能看到仙道的修行之法的厉害。”

“……”

魂天帝郁闷的脸色难看不已,他知道自己完了。

这辈子都完了。

是逃不出江缺的手掌心了,他心头郁闷难休,“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?”

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其他的,就听江缺继续说道“接下来本座要去一趟古族,不如老魂你与我走一趟?”

魂天帝“……”

他还能说什么。

他现在的命运已经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,“去与不去,我说了算吗?”

“自然不算。”江缺微笑道“本座只是跟你顺一声而已,也好让你有一个心里准备。”

魂天帝心里很不是滋味,他曾经好歹也是堂堂魂族的族长,曾经斗气大陆上的第一人。

如今却落得这般惨烈下场。

着实叫他不甘。

恰好。

这个时候,萧炎一脸纠结地走了过来,“师父,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一声。

我……我想请你帮个忙,望你一定要帮我一把才好。”

江缺一愣,道“什么事啊?”

这萧炎小子有什么事?

难道道宗还有什么他解决不了的事么。

还是说事关古族的事?

萧炎迟疑不决,皱眉道“师父,这件事有些令人郁闷,自我执掌道宗以来,我便看到了道宗的强大。

于是我趁前些时日去了一趟古族,谁知……”

“如何了?”

江缺好奇地问道“难不成那古族还为难你不成?”

萧炎道“正是,古族那边连古界都没让我进去,凭借我如今的修为却是不够看,所以我想请师父帮我。”

江缺“……”

好一个古族,居然把道宗圣人都不放在眼里?

莫不是想找死?